乡贤研究会
微信号:xiangxian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bet366的网址是多少
三北故事
《女船王》小说连载六(上)

? ? ?过完年,郑李文续就忙里偷闲收拾东西,准备搬家。

这是一件费心又费力的事,生活多年,有太多的东西沾满了记忆。她很想全部带走,可考虑到租的房子比这里小很多,再加上也没那么多人手,最后她决定挑选一些重要的细软以及生活必需品,其他就留在郑公馆。

诗韵姐弟三人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要搬家,郑程和郑万跑去问郑鹏,郑鹏一时竟不知如何回答,只能含糊着解释是因为分家的关系。

“大哥,我们为什么要分家啊?我们不是一家人吗”郑万天真的问。

郑鹏被问住了,他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弟弟的头说:“万儿,你将来会明白,我们是一家人,但长大了是要分家的。以后,你和程儿哥哥也要分开住的。”

“我才不呢。”郑万嘟着嘴巴。

“是,大哥,我们不分家。”郑程大声地说。

“对不起,是大哥不好。”郑鹏愧疚地低下了头。

“那你会来看我们吗?以后我们想你和大妈妈了,怎么办?”郑万晃着郑鹏的手问。

“会的,大哥会去看你们。你们也随时可以会来这里来。”

听了郑鹏肯定的话,郑万总算开心地笑了,而郑程心里却是说不出的酸涩。

搬离公馆的日子终于到了。

郑李文续站在小楼的阳台上,眺望前方的花园,回忆自己在那个春天,从闭塞的乡下来到大上海,第一次踏进郑公馆的场景,她第一眼就爱上了这个充满生机的花园。多少个晨昏,她流连在花园的小径上,欣赏这些有生命的植物。看到盛开的鲜花,她会忍不住剪一枝回房间,插在花瓶里,用清水养着。夏天的晚上,她和丈夫晚饭后喜欢在花园里散步,说些甜蜜的情话。现在一切都结束了。想到这里,泪水盈满眼眶,视线已然模糊。

“文章,别忘了以后去新家看我和孩子们。”

风吹了过来,似有一双温柔的手抹去郑李文续脸上的泪痕。

收起伤感的情绪,郑李文续下楼。郑公馆的佣人,她只带走三个,郑伯夫妻俩和吴妈。阿虎依然安排在公司,做她的专职司机。

郑安氏不想放郑伯走,毕竟他做了这么多年管家,人又忠心,有他在,她什么事都不用操心。他一走,这郑公馆里里外外的事都要她管,想想都头痛。“郑伯,你还是留在郑公馆继续当你的管家,我给你加薪资。”郑安氏挽留道。

“大少奶奶,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可你也知道,少奶奶的孩子们都还小,需要人照顾。少爷不在了,我这把老骨头无论如何都要帮他看好孩子。”郑伯说。

郑安氏知道郑伯心意已决,也只能无奈随他去了。等郑李文续一家搬走后,家里的佣人也被郑安氏解雇得没剩几个,空旷而冷清的郑公馆让郑鹏很不适应,他更加流连于外面的花花世界,不想回家。

听说郑李文续搬了新家,林景生带着礼物跑去道贺乔迁新居。他思忖这个时候多给孤儿寡母以关心,等于是雪中送碳的情分。“文续,我最近认识了几个有身份的人,对你拓展业务很有好处,找时间我介绍他们跟你认识。”林景生热情地说。

见林景生改口叫自己的名字,郑李文续一时适应不了,见他一个人,忙问:“淑慧妹妹怎么没有一起来?”

“她有事,说过几日来看你,让我代问好。”林景生环顾小客厅,一脸同情地说:“看你们现在这么多人,住这么小的房子,我心里也不好受。以后有事尽管跟大哥说,不要把我当外人。”林景生看郑李文续的眼神里多了些内容,他禁不住想,谁若能得到她的芳心,岂不是财色双收?怕郑李文续察觉他内心的想法,忙又装作一脸正经。

“无妨,慢慢都会好起来的。”郑李文续微笑着说。

林景生恭维道:“了不起。”

东拉西扯闲聊了一会儿,林景生见郑李文续并没有向他倾诉的欲望,再坐下去就尴尬了,遇事就站起来告辞。

等林景生走了,吴妈在边上欲言又止,郑李文续很奇怪,问她有什么话要说。

“小姐,有句话我不知道该不该讲。”

“吴妈,你跟我之间有什么话不能讲的?”

“小姐,我觉得林先生这个人,好是好,就是感觉有点滑头,刚才他看小姐的眼神不对劲。”

郑李文续忙正色道:“这话以后可别说,让旁人听到会惹出闲话来。林大哥是文章的朋友,人很热心,这次也帮了我们不少忙。我知道你担心我,但我们不能乱猜忌。”

“知道了,小姐。”吴妈嘀咕了一句,不再言语。

夜深了,郑李文续还在灯下翻账本。那些枯燥无味的数字看得她头昏脑涨,看不明白的地方她都用笔标出来,第二天好叫来账房的人仔细询问。如果谁以为她是外行想蒙她,那就大错特错了。田经理曾开玩笑地对她说,第一次到公司说要看账本,就把他们给镇住了,私底下暗暗议论,这位总经理太厉害,以后得打起十二分的精神,避免出篓子。郑李文续听了微微一笑,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她得逼自己用最快的速度适应这个新角色。

bet366 IOS “专营客货运输”“兼营代客报关、运输等附属业务”“承接各级吨位的木船、机械船只的制造”,以及仓库、码头的托管和租赁业务等。郑李文续揉了揉太阳穴,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三年的账务账单翻下来,她了解到公司的主要盈利来自于运输和造船这凉快,码头和仓库除了自用外,还有租赁收入,在总盈利里占的比例不大,但较稳定。运输业利润空间大,不过风险也大,运营成本高,燃料、物料、船员薪金、工驳码头费、船舶修理费等等,都是不小的开支。船厂依赖于订单,一旦订单流失,业务接不上,这几百号工人又怎么养得起?眼下,公司因郑文章的绑架案各项业务不同程度受到影响,她得想办法尽快扭转被动局面。千头万绪,需要她一一去理顺。

这时,郑李文续忽想到一事,自接管家业后,她还没有主动去拜访那些同乡前辈,疏忽了。以前她曾听公公和丈夫说过,做生意除了要诚信、产品质量过硬、价格合理等,人与人之间相互的帮衬也很要紧。她睁开眼睛,在计划本上把“拜访同仁”这几个字写了上去。

第二天,郑李文续排出时间准备去拜访各位前辈,电话打到董公馆,董文武刚好有事要出去,就约定下午过去。改打汪公馆,主人在,于是就先去汪公馆。

到了汪公馆,郑李文续向守门的家丁递上名片,说求见汪国栋先生。

汪国栋听下人通报,忙说了一声“请。”

下人带郑李文续到花厅,佣人送上好茶。郑李文续坐下,端起茶杯,轻啜一口。环顾四周,皆是骨木相嵌的家具、青瓷花瓶、名人字画,看样子这汪老先生也是个喜欢风雅之人。

“稀客稀客。”汪国栋说笑着从外面走了进来,没带帽子,头顶明晃晃地亮。他最近又得一位可心的小佳人,人逢喜事精神爽,心情很是愉悦。

郑李文续放下茶杯,连忙站起来,向汪国栋行礼,态度恭敬地说:“汪叔,今日文续冒昧打扰了。”

“快坐快坐。”汪国栋在太师椅上坐下,很客气地说。郑家两房分家,少奶奶独自接管家业,他第一时间就得知了,当时的心情比较复杂,又惊讶又好奇,还带着一点敬佩。女人搞海运,闻所未闻,这位郑家少奶奶倒颇有胆识。不过对于郑李文续会把兴盛带到何种境地,他并不看好。听说甬明银行贷款给她七十万,他更觉得不可思议,这孙茂盛怕是老糊涂了。

“你的事我听说了,了不起。”汪国栋朝郑李文续竖起大拇指,一派长者的风范。

“文续年轻无知,以后还请汪叔多多指点。”

“我们虽是同行,但我与你公公是多年好友,兴盛的事就是我的事。你放心,今后有什么困难,尽管开口。”

郑李文续再次道谢。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