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贤研究会
微信号:xiangxian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bet366的网址是多少
乡里人物
百年园丁一一记法学教育家赵文炳

编者按:赵文炳先生是乡里人物之一,今全文刊发卢旦华记赵文炳一记。作者卢旦华是赵文炳先生女婿。文字中除个别错舛处稍作改动,其他未作修正。

赵文炳(1900---1954.11),字文彬、文心、耕之、尼古亚(苏联学名),我市周巷叶亭路南新屋人。赵文炳出身于“中国书画之乡”书香门第之家,幼承庭训,好学聪慧、学识渊博,追求上进、办学育人,多才多艺,有“西北才子”之美誉,是我国着名的法学家、教育家、书画家,易学家,更是思想进步,爱国爱民的民主人士。赵文炳治学谨严,为学界楷模,愿“做一个利国利民东西南北人以报效祖国”,生前关心祖国和平统一大业,为振兴中华而努力奋进。

赵文炳一生中有难以忘却之大事,其终身伴侣一一百岁老人叶琴心(慈溪日报正副刊曾有图文报导),以老人家亲历、亲闻、亲见及亲感实录难忘岁月,其子赵淑林(曾首任慈溪市副市长唐廷文秘书)传记下述珍贵诸事,以励后昆并以纪念:

一、1906年进家办私塾读“四书”、“五经”,后聘县名师教习书画及孔夫子、文天祥、于谦、岳飞、戚继光,敦煌飞天等历史故事,促使其“人生在世需自强,留取丹心照汗青”的爱国乃人生之崇高品德,尊父“教书育人”之遗命,一心勤奋攻读,博览群籍,涉猎古训文艺医学,时时废寝忘食。时有词作:“爱我通渭,书画之乡。人才辈出,世代芬芳”。

兰州法政学潮:

1919年赵文炳在家乡县中学毕业后,以优等生考取兰州法政学堂(今兰州大学),在此阅读<<新青年>>、<<新教育>>等,并和思想进步的同学胡廷珍、苏振甲结为挚友,成立兰州七校学生联合会,效妨北京大学生办文学社,以文会友,介绍进步刊物文章,宣传先进之思想。

1920年春,赵文炳和胡廷珍为办社刚从师范回校,校方已无理停发贫困学生的助学金。当时,赵文炳、胡廷珍、张雅绍三人先自己掏钱接济最困难面临饮食断炊的学生,并与同学胡廷珍(西北早期共产党员为革命而献出年青生命)带头罢课,坚持上街游行月余,风雨同舟,得师生和民众大力支持,迫使校方仍续发此助困金,这场学潮风波才平息,即最后取得了这一正义行动的胜利,但他俩却被校方以“带头闹事,破坏学校秩序,为整顿校纪”为理由,开除学籍,这时学生把刚补发的助学金并凑, 尽快交给胡廷珍,让他和赵文炳作返家路费,隔日两同窗好友决定同一路乘黄河皮筏出行,但遇歹徒土匪之劫难,深知求学是艰辛之路,被迫含泪握手,并轻声说“法政学校不要我们,我们可到北京去,辛亥年的进步青年会帮我们继续上学的。”他们暂时遇难分别,赵文炳历经艰辛才返家。父母一时不明白辍学之因,几遭严厉训打,关进家塾中,后经调查才知儿在校读书时带头闹学潮无过错,“为穷困学生读书闹学潮,造反得好”,安慰儿子干点农家务劳动,空余多补学,不得荒废学业,并鼓励儿子志在四方。

朝阳续学:

1923年7月赵文炳因带头为同学做好事,后经进步的校友会协助,转北京私立朝阳大学(今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前身)继续学习。兰大老同学挚友胡廷珍比其早,也仍同在该校就读。赵文炳在法律系肆业三年,在此接触革命真理,积极参加学生运动,撰写革命文章,学习李大钊创办的<<每周评论>>,并办校刊,时评政事及宣传俄国十月革命,民主与科学、新文化、马克思主义等思想在大学生中广泛传播。大学生的思想日益活跃,成立跨校的思想社、学习社、文学社等各种社团组织。赵文炳成为社团中的积极分子,得到校长、老师的尽力培养。赵文炳就读期间,还多次去爱国将领冯玉祥先生所办的今是学校听演讲课,该校风民主,爱国不受非议,学生欢喜去,他主张以德树人,渴望把祖国建设好。赵文炳暑假期间回兰州母校进行革命活动,联络中学、政法学校学生,赠送进步书刊,宣传马列主义、十月革命成功的意义,宣讲唯物史观和国共合作,打倒军阀,拥护孙中山先生的联俄、联共、扶助农工“三民主义”新思想,萌发了“以法治国,以教兴国”的人生志愿,号召同学们做有为青年,为争取民主和自由而献身。使之校内学生到广州投考黄埔军校。(详见<<王维胜:撒向荒野的第一缕阳光>>、<<胡廷珍传>>等书文


留学苏联莫斯科中山大学深造:

1925年3月,伟大的民主革命先驱孙中山先生在京不幸与世长辞,苏共领导集团快速决策,为对中国革命创办了一所以其中山旗帜的学校。其目的在于用马克思主义理论培养中国共产主义群众运动的干部,培养中国人民革命的骨干力量,并成为今后中苏人民友好关系的纽带。

时年8月,经学校和于右任先生竭力推荐并通过全国统一招考,由沪乘船,转海参威,再乘火车,前去苏联莫斯科中山大学留学深造二年。当时,有三百名学生,京津地区五十名(赵文炳在此区录取)。其中国民党子弟由国民政府总顾问鲍罗廷特别推荐二十名,如蒋经国、邵志刚、邓明秋、屈武、冯洪国(冯玉祥之子)、叶楠、于秀芝(于右任之女)等;招生对象并不仅仅是国民党人,更多的是共产党人,如后成为伟大的中国改革开放总设计师邓小平同志(从法国留学后转苏联继续学习,其生前曾讲过:“我和蒋经国是同学。”)、乌兰夫、董必武、张闻天、杨子烈,施静宜、赵一曼、杨尚昆、叶剑英、王稼祥、陈绍禹(王明)、秦邦宪、陈佰达、陈昌浩、李立三、林佰渠、左权、吴玉章、徐特立、何叔衡等;还有名誉大学生冯玉祥、于右任等,我们耳熟能详的名字。这所学校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近代中国的历史进程,它是苏联和国民党密切合作的产物,成为一代政治名星。赵文炳时有人生感受“生我者父母,学我者中大”。

1926年6月,留学苏联毕业后,促成赵文炳回国的是西北国民革命军冯玉祥。冯此前曾赴苏联考察演讲革命,后于右任受李大钊之请,赴莫斯科敦促冯回国参加国民北伐战争。冯接受共产党人和苏联的支援后速返国,急需一批已在苏联受这军事、政治训练的清廉政治人到其部队工作,聘赵文炳任冯玉祥政治部参谋,参加民主统一战线运动和北伐战争,随部出师甘陕老家。时年9月,冯玉祥任国民军联军总司令,正式宣布全体将士集体加入中国国民党,参加国民革命。赵文炳“以法治军,善练兵,善双枪,注重校风教育,强调纪律是命脉”而得冯赞赏。并协助冯在西安成立一所新的中山政治军事学院(该校实则是由曾担任过旅法共青团书记及在莫斯科学习过返国的刘佰坚,创建的一所培训学校)。伟人邓小平曾任该校政治处处长。赵文炳兼学校政治教员,1927年3月因爆发蒋冯战争冯玉祥下野,冯去泰山隐居办学,赵转东北与张学良合作关系密切。

1929年正式拜于右任为先生,重孙中山的三民主义,并推荐加入国民党,从事草书研究和法学研究等。1931年8月任安徽大学教授,与沪民主人士许德衍等常来往,协助上海大学校长于右任先生,创办“标准草书社”。赵文炳拜师学习后,其的草书,根基于北魏,宗法于章书,融会四体之妙,博采众家之长,达到了挥洒自如、炉火纯青的境地,使之以后代笔于先生。当时赵多次返沪去中山公园边的兆丰别墅,与夫人弟叶常青(辛亥革命初期立宪共和新论者叶宗寅之子)切磋研磨书画,叶并拜巴金为先生,后成旅美定居纽约的着名书画家。

1933年1月始至1944年3月,与马寅初、历史学家简又文(广西人)等任国民政府第三、四届立法院立法委员。人称其“西北大炮”,反蒋独栽,起草宪法,修正法规,勤政为民办事、清政廉洁,促政治民主化。

在抗战期间,1937年返乡协助吴耕民、吴国昌创办精忠小学,并亲自题写校牌,并到姚北一带学校视察督学(舜耕、草小等)。1941年从南京大学出发,转武汉至重庆工作,但日寇还是接二连三狂轰滥炸城区,带去的二个大孩子均惨死于敌机的弹片下,待1942年春妻生下女孩后,为保存生命安全,于1943年避难辗转到广西桂林,没多久,桂林也失守。亲眼目赌蒋介石的国民党不抗日还反共,内部腐败之极,赵文炳申请退出国民党,任国立广西大学教授,并兼广西兵工机械厂秘书。仍和南迁的沿海一带大学文人一起,饶宗颐与简又文、赵文炳等参与“黄花学院”教育活动,他们均是赋诗词的能手,赵是“南社真诚的爱国诗人之一”为培养祖国建设人才,走从事以“科学教育救国”的民众抗日之路。


二、1943年一批大学文人,为免遭日寇劫难,只好再度避难到桂东小县城蒙山,当时国学大师饶宗颐(以理其父遗着<<潮州艺文志>>知名)、太平天国历史学家简又文(从平乐携眷泾荔浦南下)等均滞留在一起,辗转流离求生,备尝艰辛,共赴国难,饶大师任无锡国专教授,简又文先生借房办学。赵文炳、何觉等人亦均滞留此地,因而时相过从,兼事唱酬。十八岁的梁羽生(原名陈文统),是该县文圩镇屯治村人,就读桂林高中时,正遇日军侵扰返家,适逢其堂兄陈文奇是简又文先生的门生,由他联络梁父陈信玉接济,患难之中见真情,使数位学者(三家人)避难蒙山陈家(梁羽生家),迫于生计,饶宗颐在龙头村的祠堂里开办了一所私塾,学生约十余个,以作师资。梁羽生遵父嘱,每天上学听饶宗颐引经据典的讲课,丰富了他的历史知识,也提高了对通俗文学之认识,终身受益不浅。与当时己享盛誉的太平天国史学者简又文在冯玉祥的西北军有过同事之谊的赵文炳(于右任之亲信),亦常到屯治村与简又文晤面。梁羽生遂依礼拜简又文为师,经师介绍,又拜赵文炳为先生,并结下忘年之交,使梁羽生从中学时己骈文诗词的文化人才,得到与一班学者研经论文的机会,直至成为中国武侠小说鼻祖。据其从悉尼返家回忆:“因为那时我专爱结交年纪比我大的人,向人家请教诗词。日本人打到家乡时,有位西北来的赵文炳先生,他和简又文是老朋友,字写得非常好,此人在抗战胜利后,曾在西北大学任教。我是通过老师的关系,与这位赵文炳先生也结成了忘年之交。曾写了一首<<忆旧游>>赠先生赵文炳。”师生含热泪分别后有多次信函来往问侯,相互学习。现尚健在港国学大师饶公也知情。

武侠大师梁羽生<<忆旧游---赠赵文炳教授先生>>词云:“问秋寒塞外,月冷眉江,骚客凄清,可有思家意?只连天烽火,难寄深情,聊暂妻梅侣鹤,林表养冰心,算市朝易改,沧桑历劫,风雨多经。龙蛇惊世俗,直上追怀素,墨泼南溟,写拿奴空老树,任纵横天际,尚发千茎,遥想休闲冯异,过眼几疏。听日暮荒山,猿啼可似边马鸣。”诗词传遍多县,师生以扇为友“宝扇求诗,香巾索字”兼之。一读潸然泪下,赵文炳先生即席赋诗回赠之学生。

1944年重阳节,这群文人们在蒙山开文人酒之会,简又文诗吟:“甲申中秋后一夕,举杯邀月忘主客。赵何铙囗联翩来,松风映带须眉碧。振衣千仞骁平饶,经史刚柔凿禹迹。”他们互相往来,并诗唱和,和睦相处成一家,使梁羽生从千年传统文化中更学到了丰富的历史知识。

1945年1月15日,简又文一行因小县城失守后,众文人只好再避入蒙山文墟镇屯治村陈家祖屋,次日逃入六排山中的“牛矢山房”,为梁等学生教讲英语或口授文天祥<<正气歌>>、岳飞<<满江红>>等。饶宗颐与赵文炳二位先生还特地跑了几十里山路去访简又文学兄,使简先生中欢欣无限,当场请叶画家绘画了<<牛矢山房课子图>>,饶先生题画词:“虎尾何堪青草瘴,牛矢竟似黄金台。地高天宽存正气,百诊千劫思人材。”彼时,老朋友、新学子兴高采烈,赵文炳也赋词泼墨答谢陈家救命之恩,并教梁法学、书法、历史故事等。时后,饶公有<<瑶山集>>收集出版,一词云:“群公艰苦餐藜藿,要为国家树梁栋。”忧患诗篇,读之研之催人泪下,感概万千。其实是国难当头,匹夫有责,以笔为刀,宣传抗日,是一种文化人气节表现,成为文化人抗日的聚集地广西,与人民的誓死抗日联系,“抗日教育救国”就是地无分南北东西,人无分师生老幼,无论何人,皆有守土抗战之责,才能博得最后之胜利。由于受到这些学者们爱国情绪的感染,再加上一些进步刊物<<大风>>的引导,陈文统(梁羽生)年幼的心灵中上洋谥着的,也正是家国兴亡的感慨。这里值得一提的是其处女作曾被赵文炳先生评为“格调凄婉,非少年所宜也”,并要求其“自强不息”严格重新训练英文,劝其多读修身养之学,而不要溺于颓靡的诗词,更促使其向上奋发刻苦学习。

抗战胜利后,赵文炳一家返回故乡西北大学任教。简又文同年9月离开蒙山,下梧州返广州,梁羽生舍不得恩师,也欲去岭南大学读书,就一路同今行。其学费由简先生负责全免,使梁静心读书,专事学问,并加入“艺文社”,其有<<木兰花慢>>一之词:“百年难得逢知己,避荒山治学发幽潜。吩咐轻舟且慢,待君遥望金田”。先生文光映日、炳照四方。饶宗颐也转广州至香港大学任教。他们之间书信来往密切,梁羽生有<<拜师记>>一文登于广州<<人间世>>评述此时期师之生活。当时国内众多高校也与文人一样,经过曲折的避难旅程,赵文炳先生教育我们“蒙山陈家大恩大德,我们世代不能忘却,爱国爱民典范永存”。

1946年9月赵文炳因先生于右任之聘难推却,就任新疆监察使署副监察使,与张治中省长等,惩治腐败官吏,为中华民族大团结作了不少工作,彼得其先生赏识。也曾参于张治中为首的用和平解决国内问题,其主张“和则合、团则圆、兴中华”,求祖国和平统一,使社会民主,人民安家乐业。

三、1947年8月赵文炳南下,定居周巷叶亭后,任国立浙江(英士)大学教授兼法学院院长。时年10月,赵秘密加入中国民主同盟。爱国进步、反蒋在沪立委进步人士联合签名,拒绝去台湾(但先生于右任却被蒋裹挟到台师生天各一方),仍留大陆着书育人为天职。着有<<法学概论>>、<<中苏文化史>>、<<实政录>>等。曾因“为学校师资、设备等不合办学条件的姚北中学,县文教科批评风波”时,支持首任校长吴国昌(英士大学教授同事),仍照旧办好学校。在英大金华二年任教中,尽心尽责,教书育人,并学知行之,与社会实践结合。

1950年1月,前去北京中国新法学研究院(今中国人民大学,实则朝阳之母校)再深造毕业后,先任河北省通州师范政治教员,后任北京师范大学法学系教授。其女淑慎经卫生部长李德全(冯玉祥先生之夫人)推荐在卫生部工作。

时年,赵文炳参加中国民主同赵文炳参加中国民主同盟北京市支部活动,并于11月12日联名发表“抗美援朝保家卫国宣言”刊登在<<人民日报>>第二版上:“坚决拥护周恩来总理的报告,决心献出所有力量,来击退美帝的侵略,来争取持久和平与巩固人民民主,为全人类的自由幸福而斗争。”其中有吴晗、胡愈之、罗隆基、马叙伦、柳亚子、周建人、沙千里、赵文炳等。赵积极捐献书画等支援前线正义战争。

1951年任江西南昌大学农学院(今江西农大)教授,在传授新法学知识外,并指导新品种推广、虫害防治工作,曾返乡时帮助农民除虫草喷打药水等,被民俗称:“赵大师”。1954年,赵文炳因积劳成疾,突发心肌梗塞而病死于学院(转塘),学校举行了隆重的追悼大会,以怀念其一生“是非分明、爱国爱民;以身作则、教育树人;多才多艺、德艺双馨”的法学教育界资深老先生、老园丁。

整理:慈溪乡贤研究会

编辑:力波